• 审题无论生死 立意方见高下

     

    审题无论生死  立意方见高下

    ——2018年高考“关键词”型作文浅析

     

     

    【摘  要】  2018年高考已尘埃落定,备受关注的依然是有语文“半壁江山”之称的作文试题。在3份全国卷和5份独立命题的总共8道大作文试题中,“关键词”型的材料作文试题就占了3道,分别是江苏卷的“语言”、天津卷的“器”以及上海卷的“被需要”。这似乎是往年高考作文不太常见的现象,但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关键词”型材料作文正越来越受到命题人的青睐。“审题无论生死,立意方见高下”,这也许就是“关键词”型作文的最大特色以及受到青睐的原因。

    【关键词】  2018年   高考语文   关键词型   作文

     

    2018年高考作文,江苏、天津、上海卷有着惊人的“不谋而合”。

    从2013年开始,“关键词”(也称“核心概念”)型材料作文似乎一直最具有“江苏特色”,如2017年的“车来车往”、2016年的“有话无话”、2015年的“智慧”、2014年的“青春”等。但2017年上海高考作文“预测”的出现,标志着“关键词”型材料作文的范围已呈逐渐扩大之势;而今年则进一步“扩容”,除了江苏卷的“语言”和上海卷的“被需要”,加入这个行列的又有了天津卷的“器”,占比逐年提高。

    为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不妨将今年的三道“关键词”型作文列举如下:

    1.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2018年高考江苏卷作文试题)

    花解语,鸟自鸣,生活中处处有语言。不同的语言打开不同的世界,音乐、雕塑、程序、基因……莫不如此。语言丰富生活,语言演绎生命,语言传承文明。

    2.阅读下面材料,根据自己的体验和感悟,写一篇文章。(2018年高考天津卷作文试题)

    活中有不同的“器”。器能盛纳万物,美的形制与好的内容相得益彰;器能助人成事,有利器方成匠心之作;有一种“器”叫器量,兼容并包,彰显才识气度;有一种“器”叫国之重器,肩负荣光,成就梦想……

    要求:①自选角度,自拟标题; ②文体不限(诗歌除外),文体特征鲜明; ③不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不得套作。

    3.写作(70分)(2018年高考上海卷作文试题)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关键词”型材料作文,顾名思义,就是指作文材料始终围绕一个或几个“关键词”展开,或阐释内涵,或揭示外延,或表明看法,或兼而有之。而作文材料中的那一个或几个“关键词”,则既是命题人给考生圈定的写作范围,也是为考生写作提供的一个抓手。这是“关键词”型作文最为鲜明的特色、显而易见的优点。

    客观地说,如果是单纯的材料作文,那么审题的难度会明显加大。学生能否读懂材料、能否准确揭示材料的内涵,从而找到写作的方向,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作文的成败,这也正是人们将以往的材料作文定性为“审题定生死”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在“关键词”型材料作文中,“审题一着不慎,写作满盘皆输”这样的现象将不会再上演。因为在材料中,无论是内涵还是外延,命题人都会对“关键词”或反复强调,或多方解说,或对比突出,从而使命题的指向明确而且集中,可以使人一目了然。

    就如今年的江苏高考作文,材料一共由三句话构成,分别从“日常生活”“基本功用”和“意义价值”三个维度层层递进地对“语言”进行了多角度的诠释,那么毫无疑问,“语言”便是材料的关键词和核心概念,只要紧扣“语言”来写,那么传说中的审题“跑偏”也就基本没有了可能。

    与江苏卷如出一辙的,是今年天津卷高考作文。材料的两句话,构成总分关系,从有形之“器”和无形之“器”两个角度,具体阐释了“器”所涉及的四个方面的外延及其意义。因此,无论是写“器”之实还是写“器”之虚,抑或是由“实”到“虚”,只要扣住“器”来行文,审题上就不会有任何闪失。

    而上海卷作文材料的两句话则是构成对比关系,通过“自身的需要”与“被他人需要”的鲜明对比,达到突出“被需要”这一“关键词”的目的。“被需要”是心态,“体现自己的价值”是目的。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键词”型材料作文的“审题”即“扣题”——紧扣材料的“关键词”,不偏不倚。“扣”则准,不“扣”则偏。

    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尽管“关键词”型材料作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审题的难度,体现了明确的指向,但实际写作过程中依然存在着极少数审题“跑偏”的现象,这主要表现在忽视材料语境的“关键词”泛化理解、任凭主观想象的近义词之间的概念偷换、强行挖掘结果多走一步的随意衍伸等,所以,这几个方面依然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审题无论生死,立意方见高下。

    我们常常将“审题”与“立意”相提并论,“审题”之后,自然就是“立意”了。既然绝大多数考生都能顺利跨过审题这道“坎”,那么作文的区分度很大程度上就必然会体现在立意上——审题难度降低,立意权重提升,这可能正是“关键词”型材料作文的价值所在。而立意的高下,更主要的是体现于角度的选择,所谓“小切口,深层次”是也。

    角度是思维的体现。

    我一直这么认为:“关键词”型作文实际上是曾经风靡一时的“话题作文”的一种“变式”和发展,是在“话题作文”原有基础上的一种创新。无论是以往的“话题”,还是如今的“关键词”,其共同的特点都是命题的范围宽泛、写作的空间广阔。

    如此,角度的选择就成了必然。角度的背后,考量的是考生的思维和智慧。

    “关键词”型作文最忌讳的便是立意的空泛粗浅。就如江苏卷的“语言”,现实生活中的“语言”千差万别、缤纷斑斓,有自然的语言、人类的语言,有有声的语言、无声的语言,还有生活的语言、艺术的语言、科技的语言;“语言”既是包罗万象的生活元素,又是不可或缺的生活技能,还是文明传承的载体,具有丰富厚重的意蕴。面对如此宽广而又自由的写作空间,没有一个小巧、精准、适宜的切入角度,没有一点思辨意识,要想避免立意空泛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作文材料本身已经给出了有关“语言”的三个角度,从“日常生活”“基本功用”“意义价值”等三个层面引导考生展开联想,打开思路,但这还远不是最终的写作角度,还需要我们进一步向纵深开掘。

    “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是“关键词”型作文角度切分的方向;而“点对点,连点成线”,则是“关键词”型作文角度切分的关键。词语,无非就是内涵与外延。将“关键词”的某一外延与其特定内涵“连点成线”,那么,我们的思维就会随之打开,写作的角度自然也就丰富多彩起来。

    忽而想到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作者正是从这座历经400多年沧桑的古园那里获得了生命启迪和人生的感悟,汲取了顽强生活与奋斗的力量,完成了自己对于命运和生死问题的感悟。这便是非常典型的将“大自然的无声的”这一“语言”外延与“生命感悟”这一“语言”内涵的连点成线、完美对接,这无疑会给我们在写作“关键词”型作文时如何切分角度带来莫大的启发。由此生发开,角度自然来。

    同样的,考生对天津卷的关键词“器”应该非常熟悉,作文材料给出的“形制与内容”“物质与精神”“功能与象征”等几个角度虚实相生,看似无序,实则井然,有机关联,这对考生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的转换提出了一定的要求。考生既可以选择“实器”作为切入“点”,去谈“国之重器”的意义;也可以选择“虚器”作为切入“点”,去谈包容、气度;当然还可以由实及虚……尽管“落脚点”众多,但不能面面俱到,必须“放出眼光”,在多角度思考之后,灵活选取。

    平易中见深刻,宽泛中看角度。“关键词”型材料作文的角度切分,考查的是考生思维的纵深与能力的多元。立意看角度,角度见思维。

    总之,不“扣”,审题难免会失之“跑偏”;不“选”,角度无疑会失之“空泛”。“关键词”型材料作文,审题无论生死,立意方见高下。2018年高考,江苏、上海、天津卷在“关键词”型材料作文上的这种惊人的“不谋而合”,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载《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8年第9期

     

     

    时间:2018-09-14  热度:562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