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现与追问:文本细读的重要视角

     

    【摘  要】  语文阅读教学离不开文本的解读,更需要对文本的细读。阅读,实际上就是学生、教师、文本三者间的对话。教师引导学生理解文本的过程,这就是文本解读;在此基础上深入对语言文字的含义、思想内容等进行品悟,这就是文本细读。从创作的角度来说,作者不可能将文本的所有意义全部表达清楚,这样就给阅读预留了无限的空间和可能。文本细读,需要借助文本呈现的语言文字和结构,去发现隐藏在背后的深层意蕴,并通过不断的追问,赋予文本无限的可能和意义。文本细读,语义是媒介,发现是津梁,追问是路径。

    【关键词】  语文教学  文本细读  发现  追问

     

    文本细读,是当前语文阅读教学的重要内容和研究方向。文本细读,既是文本解读的基本方法,也是文本解读的显著特征。

    徜徉语言之途,品味文本意蕴。文本细读源于20世纪西方文论中的一个重要流派——语义学,这一流派将语义分析作为文学批评的最基本的方法和手段,其中的文本细读是语义学对文本进行解读的重要方法和显著特征。【1】

    文本细读,指向文本的言语,是对文本言语存在的一个“发现”过程。文本细读,就是从对文本的字、词、句等言语材料的释读入手,细致分析言语的表达手法、修辞手法等,层层解剖言语内在的组织结构,全力开掘言语的多侧面内涵,去“发现”隐藏在言语背后的意义、意味和意蕴【2】,并通过不断的追问,赋予文本无限的意义和可能。

    所以,文本细读,语言是媒介,发现是津梁,追问是路径。

    文本细读,于细微处发现文本的张力。

    文本细读,需要我们“披文入境”。

    杨绛先生的《老王》,历来争议很大,分歧较多,似乎从不同角度去解读,主旨也各不相同。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解读,文本客观呈现的言语始终是不可忽视的基础和凭据;抛开言语基础,文本所有的解读便只能是空中楼阁。因此,如果我们静下心来,去细细品味文本质朴的言语背后的东西,就可以发现文本那特有的张力。这里不妨略举几例加以分析:

    ①原文:有个哥哥,死了;有两个侄儿,“没出息”;此外就没什么亲人。

    这是课文中对“老王”身世的极为平常的介绍和交代,也许有人会觉得这其中似乎没什么可深究的,其实不然。这一句话,如果单从介绍老王的身世角度看,确实没什么太深的意义,但如果从作者要表达的情感来看,则大有意蕴。因此,我们不妨换个角度,从不同的表达方式去探讨这一句话的深刻内涵,可以就此设问:

    这一句对老王身世的介绍能否改成“他除了有两个‘没出息’的侄儿外,就没什么亲人了”?为什么?

    通过比较我们可以发现:“有个哥哥”给人温暖,但结果却是“死了”,凉意顿生;“有两个侄儿”也还算有一点慰藉,但却是“没出息”,无从宽慰,注定孤独。所以,在杨绛先生的笔下,普普通通的一句老王的身世介绍,却波动着“燃起希望——希望破灭——再燃起希望——希望再次破灭”的情感波浪。再如:

    ②原文:他蹬,我坐,一路上我们说着闲话。

    设问比较:这一句话能否改成“我坐在他车上,一路上我们拉着家常”呢?

    ③原文:我们当然不要他减半收费。

    设问比较:这一句能否改成“我们坚决不要他减半收费”?

    “他蹬,我坐”,身份判然有别,地位高下明显;“一路上我们说着闲话”,难以找到可以“拉家常”的共同话题,难以产生共鸣,实则近乎“一路上我们无话可说”。在这里,杨绛先生刻意要营造出来的是她和老王之间的距离和反差;而这种距离与反差越大,作者再回忆起这些时,饱含的对老王的“愧怍”之情也就越强烈。

    同样的,“当然”二字也绝非“坚决”二字可以替换,“当然”二字除了有态度的坚定之外,更有对自己有别于老王的身份和地位的确认与肯定;“当然”二字,就如同一条鸿沟横亘与作者与老王之间了。老王生前怎样对我,而我又是如何对待老王?老王去世后,作者回忆当初与老王相处时的这些点点滴滴,又怎能不生出“愧怍”之情呢?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曹禺先生的《雷雨》。在周朴园与鲁侍萍“相认”前后有一段精彩的对白,让人感兴趣的是周朴园口中多次出现的“我们”:

    “我们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

    “你可以冷静点。现在你我都是有子女的人。如果你觉得心里有委屈,这么大年纪,我们先可以不必哭哭啼啼的。”

    “那更好了。那么我们可以明明白白地谈一谈。”

    “也好,我们暂且不提这一层。那么,我先说我的意思。你听着,鲁贵我现在要辞退的。四凤也要回家。不过——”

    很多人可能不太留意这时从周朴园口中说出的“我们”,但其实“我们”的内涵和以及周朴园之所以这样说的目的各不相同。我们不妨有此一问:

    明明是周朴园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是他一个人内心的想法,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就成了“我们”了呢?这几处的“我们”内涵有什么不同之处?

    通过周朴园与鲁侍萍相认前后的特定情境,揣摩周朴园当时的心理,我们可以作出如下的理解:周朴园口中的“我们”,先是想“扩大范围,推卸责任”,想将自己当年与鲁侍萍两人之间见不得人的瓜葛泛化为两个家庭的关系;但发现未见效果却反激起鲁侍萍的“悲愤”后,继而又想“拉近距离,显示温情”,“设身处地”地为鲁侍萍着想;最后鲁侍萍似为打动后便露出“公开谈判,冷酷无情”的真实面目和丑恶嘴脸。如此,这四个“我们”,虽然简简单单,却内涵迥异,这对揭露周朴园的“伪善”的真面目可谓用墨经济到家了。

    教学中,如果我们从这些言语的细微处去细细品读文本,就一定能发掘出文本那特有的张力,而比较鉴赏,不失为品味语言、细读文本的一条捷径。

    文本细读,于无疑处展现文本的活力。

    我曾惊羡于有教师解读欧·亨利《最后的常春藤叶》一文,抓住“下午苏艾跑到琼珊的床前,琼珊正躺着,安详地编织着一条毫无用处的深蓝色毛线披肩”这一句时敏锐的眼光、解读的匠心。的确,这看似平常的一句,却是文章转折之关键。琼珊的那条看似毫无用处的深蓝色毛线披肩,其实就是历经生死抉择之后升腾在心底的希望,也是支撑柔弱如苇草的人活下去的最后的理由。【3】

    文本解读,我们总习惯于在有疑问的地方多作停留,而往往忽视了一些看似“无疑”实则值得“深挖”的地方。

    例如,在教学《阿房宫赋》一文时,“蜀山兀,阿房出”一句往往会被很多人忽略,在授课的时候也很可能对此 “一带而过”,因为这一句的交代再平常不过了。

    其实这是一个值得“停留”的地方,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停留下来细细品读,也许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们不妨如此追问:

    “蜀山兀”与“阿房出”之间存在怎样的关联?为什么会是“蜀山兀,阿房出”呢?这一句与后文的哪些内容构成照应?

    苏教版必修二教材下面的注释是这样的:蜀地的山光秃了,阿房宫出现了。意思是阿房宫的建成,耗资巨大,以致于伐尽了蜀山的树木。而阿房宫地处咸阳郊外,从地理意义上说,更靠近秦岭(秦山),而非蜀山。秦山和蜀山有很远的一段距离,显然不是一个概念。根据后文杜牧的一连串排比我们不难发现阿房宫在修建时所需的木材量确实十分惊人,以至于不但本地的(秦山)木材全部伐完,甚至将数百里、数千里之外的蜀山上的木材全部伐完。这样一来,阿房宫的规模大到什么样的程度,也就不言自明了。此外,我们还可以再做这样的思考:蜀山地势,绝不平坦,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李白的《蜀道难》中得到验证:“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且不说伐木有多么艰难,就是把这些木材从蜀山运送到咸阳郊外,在当时是一件怎样困难的事情?耗费的民力物力就可想而知,老百姓的怨气也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文章的后面“戍卒叫”是有原因的,也是必然的。

    唯有遥远之地的蜀山之树都被砍光了,才能更好地渲染阿房宫的建筑之过分奢华;唯有让如此艰难险峻的蜀山的树木全都伐光并成功运出,才能更好地凸显秦王的纷奢之心,也才能与阿房宫“成为焦土”的最终命运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样才能进一步突出杜牧想要表达的主题——奢必亡,才能更好地引起晚唐统治者的深思,借古讽今,切谏时弊。

    文本中类似的“无疑处”比比皆是,只要我们做个有心人,就能随时发现。

    《林黛玉进贾府》一文涉及到的“忙”达14处之多,几乎囊括了本文所介绍的贾府的主要人物。黛玉在“忙”,凤姐在“忙”,宝玉在“忙”,甚至贾母也在“忙”。“忙”字出现的频率之高,内蕴之丰富,确非一般文章所及。而我们在细读文本时,透过这些“忙”,完全可以窥见隐藏在其背后的不同人物的不同心态。

    或许,文本中这样的看似“无疑”之处,正是文本的活力所在。当然,前提是需要我们又一双发现的慧眼、追问的技巧。

    文本细读,于反常处呈现文本的魅力。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文本中出现的所有的反常之处都是作者的匠心独运,都值得我们“驻足”揣摩、细细品味。

    教学《鸿门宴》时,有一个极为反常的细节出现在刘邦逃离鸿门:

    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

    发现这一细节,我们不禁会问:

    既然刘邦“逃意已决”,一心只想逃离这是非之地,应该是越快越好。所以,按常理来说,刘邦等五人策马飞奔才是最佳选择,但为什么会出现“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彊、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这样极为“反常”的现象呢?

    这虽然不合常理,但却完全合乎刘邦的性格。此时,逃离了“鸿门宴”的刘邦虽然“惊慌”但并未完全“失措”。尽管顺利逃了出来,但内心依然十分担心:他担心项羽会带兵追杀;他更担心在项羽追杀过来的时候,没有人保护自己。一句话,他最怕的是,在项羽追杀的过程中,如果樊哙等四人也骑马飞奔,就有可能跑得比自己还快,那么最终送命的就只可能是自己了。因此,刘邦这才“匠心独运”,安排这四员猛将“持剑盾步走”,将这四人置于自己身后,与自己保持一段距离,其真实的目的是寄希望这四员猛将在项羽追杀过来的时候能够拼死抵抗一阵,为自己赢得逃跑的时间。如此一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刘邦,其贪生怕死、狡诈多疑、置手下将领生死于不顾的面目也就昭然若揭。【4】

    虽然看似反常,但实则极为正常。没有这样反常的举动,又何来刘邦正常的性格?

    鲁迅先生的经典名篇《祝福》一文中,祥林嫂在嫁给贺老六“交了好运”过了两个新年之后,却又重新回到了鲁镇,重新站在了鲁四老爷的门前,从此又在鲁镇做女工了。虽然祥林嫂“这一回她境遇改变得非常大”,但有一点却始终没变:

    大家仍然叫她祥林嫂。

    虽然是短短的一句话九个字,但却单独成段,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匠心独运。

    按常理,改嫁后的她应该被称作“贺老六嫂”,但为什么她的称谓还是“祥林嫂”?“仍然”二字说明了什么?你认为已经改嫁贺老六的“她”是否接受“祥林嫂”的称呼?

    通过步步追问我们发现,改嫁后的祥林嫂没有被人们改叫作“贺六嫂”、甚至连她自己也不愿意被人称作“贺六嫂”,这中间折射出封建思想特别是封建礼教中的“贞节观”对祥林嫂本人、对当时社会所有人的毒害是相当深重的。这一典型的反常的细节,极其有效地揭示了小说反封建思想和封建礼教的深刻主题。

    同样的,解读《群英会蒋干中计》一文时,我对周瑜如何用计并不怎么敏感,因为我知道,“中计”之前必先“定计”然后“用计”;相反,我倒对蒋干中计颇有兴趣、印象深刻。因为我始终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妙计安天下”的周瑜之“反间计”固然有其高明之处,但也难免漏洞百出,平庸如我者尚能看出,精明之蒋干岂能不知?且蒋干好歹也是曹操手下的一个谋士,料想不应该也更不太可能是酒囊饭袋,因为曹操本就以“知人善任”而闻名于世所有这些,都给人反常之感。基于这种敏感,我们就可以去深入揣摩分析蒋干“甘愿中计”的种种可能和动机。

    文本细读,既要消化吸收、整理评判他人对文本的种种见解和观点,更要关注珍视、归纳梳理自己对文本的独特感悟和发现。

    文本细读,需要教师拥有一双慧眼、一颗敏感的心,也需要教师具有设问的技巧、追问的能力。文本细读,就是“慢慢走,欣赏啊”;文本细读,就是“向青草更深处慢溯”;文本细读,就是“倾听文本发出的细微声响”。唯有不断发现、不断追问追问,才有可能可以将文本读细、读深、读活。

    参考文献

    【1】朱刚.二十世纪西方文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2】文本细读.百度百科【EB/OL】.【2013-12-14】.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1

    【3】琼珊的披肩.半岛都市报(青岛).【2014-05-27】.

    【4】崔国明.《鸿门宴》教学札记.语文教学与研究.2014-10.

     

    载《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8年第1-2期

     

     

     

    时间:2018-01-29  热度:313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