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走一步”与“少走一步”

     

    尽管不再是“审题定生死”,但在如今几乎一统天下的新材料作文的写作中,认真审读材料,厘清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准确把握材料的主旨,进而明确写作的中心和方向,依然是写作的第一步,同时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但是,在实际教学过程尤其是考场作文的批阅中,我们发现学生作文中存在着一种普遍的问题:很多学生在对新材料作文进行审题时,依然存在着两种极端的现象,有学生可能是“少走了一步”,而更多的则是有学生可能“多走了一步”,结果都在审题上出现了较大的偏差。正所谓“过犹不及”,而隐藏在这种现象背后的,我觉得很可能是学生作文审题时的一种思维品质。剖析这种现象背后的实质,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有益的启示。

    这里,我们不妨通过一个典型的例子来加以分析说明:

    例.【作文原题】根据以下材料,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苏州市2016-2017学年度第一学期高三期初语文调研卷)

    把简单的事做复杂,是一种精益求精的品质;把复杂的事做简单,是一种删繁就简的智慧。当然,很多情况下并非都是如此……

    很明显,这道材料作文题模拟的是2016年江苏高考作文“有话则短、无话则长”,贴近江苏高考的实际,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同时,材料中的“把简单的事做复杂”和“把复杂的事做简单”的“对举”,以及“当然,很多情况下并非都是如此……”的“反拨”等,都有带有很强的思辨性。应该说,题是好题,而且审题难度不大。

    但是,在集中阅卷过程中我们发现,学生作文审题的情况远非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准确无误,而“少走一步”与“多走一步”等审题偏移的现象却大量存在。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这一点颇值得我们去探求。

    先说“少走一步”的现象。

    就这道材料作文题而言,“少走一步”除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式的只写“简单”与“复杂”的关系,或者只写“简单”、“复杂”中的一个之外,更主要的则表现为对材料中的核心概念界定不到位。

    从审题的角度来说,材料由两句话组成,第一句对“把简单的事做复杂”和“把复杂的事做简单”作了界定,但第二句又对这个界定进行了“反拨”。换言之,学生可以顺着第一句的思路去写,也可以另谋思路,自圆其说。但是,无论采用哪一种思路行文,材料以及作文的核心概念无疑都应该是“简单”与“复杂”。

    很多学生可能没有意识到“简单”与“复杂”这两个如此简单的概念也需要辨析和界定!他们忽视了“把简单的事做复杂”和“把复杂的事做简单”这两句话中的两个“简单”、两个“复杂”的内涵其实并不完全相等。换言之,在材料的前后两句话中,此“简单”非彼“简单”,此“复杂”亦非彼“复杂”。

    在“把简单的事做复杂”一句中,“简单”很容易理解,就是“事情的头绪少、容易处理”的意思,但“复杂”应该不是很多学生所想象的“事情的头绪多而杂”这样的常规意义,因为后面还有一句“是一种精益求精的品质”在作补充和解释。这一价值导向十分鲜明的判断句,决定了这里的“复杂”也就具有了精致、极致、完美等意味。

    同样的,在“把复杂的事做简单”一句中,“复杂”则容易理解,应该就是“事情的头绪多而杂”,但“简单”却不是“事情的头绪少、容易处理”的常规意思了,后面的“是一种删繁就简的智慧”一句同样是一种价值的导向,决定了这里的“简单”更多的应该是干练、高效等意味。

    但是,很多学生恰恰忽视了这一点。他们的敏感性不够,思维触角没有深入于此,视野不够开阔,缺少一种前后勾连、整体把握的意识,也缺少一种概念辨析的意识。于是我们就从作文中发现了很多学生在审题时“少走一步”的现象,他们一厢情愿地以为两个“简单”和“复杂”是等价概念,常规出击,从而导致审题不能到位、不够精准。

    其实,只要具备语境意识、前后勾连意识以及整体把握意识,认真辨析材料中的核心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以及概念与概念之间可能存在的相互关系,材料作文中“少走一步”的审题偏移现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再说“多走一步”的现象。

    在阅卷过程中,随着批阅的数量逐渐增多,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在写“一切从实际出发”“要懂得变通”“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要灵活运用”“适合的时机选择适合的做法”“善用加减”“简单与复杂是可以相互转化的”等等观点。刚开始虽然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不知这样的观点从何而出,然而也并未太在意,但随着类似作文数量的增多,我意识到这恐怕已绝非个案,而是一种普遍现象了——这便是典型的“多走一步”。

    究其根源,最可能的原因是这部分学生对材料的胡乱综合、随意拔高、无限引申。

    比如,学生在作文中主张“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凡事要懂得变通”“适合的时机选择适合的做法”等,其思维流程大致如此:因为有时候我们需要“把简单的事做复杂”,有时候我们又需要“把复杂的事做简单”,所以要“善用加减”,“要学会权衡比较”,甚至“要懂得变通”;而有时候需要“把简单的事做简单”,有时候又需要“把复杂的事做复杂”,所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又因为“简单的事既可以做简单,也可以做复杂,而复杂的事既可以做复杂,也可以做简单”,所以“简单与复杂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要“在适合的时机选择适合的做法”。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很多学生在作文审题时“多走一步”,暴露出来的问题是,这部分学生对材料的关键语句未能稍作“停留”,而是直接“飘过”;对于审视材料,他们有“综合考量”“整体把握”的意识,但缺乏具体分析、辩证分析的思维习惯。

    不仅在审题上如此,在阅卷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有部分学生的审题其实是准确的,但由于在行文过程中尤其是到了文章的后半部分“多走了一步”,对自己作文前半部分几个方面的阐述进行随意综合和无限引申,从而造成了作文“晚节不保”。

    过犹不及。“少走一步”的实质是审题不到位,而“多走一步”的实质则是审题过了头。前者更多的可能是学生对材料的整体把握不到位,对材料中的核心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分辨不清,暴露出来的是学生思维不够全面、不够深入、不够细致;而后者更多的则是一味要求着眼于整体,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材料的类型和实质,不对材料作具体分析,而是以一概万,暴露出来的是学生思维定势有余,灵活不够。

    因此,在日常的作文教学中,加强学生思维品质的培养至关重要。

     

    载《中学语文教学》2016年第11期

    时间:2017-05-25  热度:1365℃  分类:考试交流  标签:

  • 发表评论